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红楼春_ 第三百七十四章 传信-

时间:2021-01-20 17:0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屋外风吹凉小说红楼春 第三百七十四章 传信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待尹皇后领着五皇子恪和郡王李暄往大明宫而去后,端妃茹氏和周贵人都奉承起元妃道:“贵家那位少年侯爷,果真好大的能为。”

    贾元春笑了笑,道:“哪里是他有甚么能为,不过是天恩浩荡,皇上和娘娘宠着他罢了。”

    端妃茹氏笑道:“这便是最大的能为了,天底下勋贵子弟虽不说多如过江之鲫,却也不在少数。能如此得皇上和娘娘法眼的,难道还有第二人?”

    周贵人也笑道:“何止入皇上和娘娘法眼,便是太上皇,也钦点其为良臣呢。哟,说起来,果真和娘娘家的那位嫡亲侄女儿有缘,那位不也是既得皇上、娘娘的喜爱,也得九华宫里太上皇、皇太后的疼爱?”

    茹氏羡慕道:“贾家有这一双人儿在,还这样年轻,百年富贵可期。”

    贾元春闻言笑道:“都是托天家隆恩罢!”

    虽如此言,可元春心里还是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宫里人最是会察言观色、捧高踩低,贾家人争气,连她也跟着沾光。

    元春打定主意,回头再书信一封回去,劝她母亲,还是好好和东府相处为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明宫,养心殿。

    见尹皇后带着缩头缩脑的李暄进殿,隆安帝停下朱笔,先是冷哼一声,瞪了李暄一眼,将他唬个半死,然后方对见礼的尹皇后道:“皇后免礼,怎和李暄往这边来了?”

    尹皇后笑道:“皇上,臣妾实在耐不住五皇儿的央磨,又不能擅自做主,便带他过来,让他自己同皇上说。”

    隆安帝皱起眉头看向李暄,目光渐渐锋利,喝道:“甚么德性?畏首畏尾,哪里还有一点宗室郡王的样子?”

    李暄赔笑道:“皆因父皇龙威太盛,儿臣见之心生大敬意所致。”

    隆安帝懒得与他掰扯,问道:“甚么事?一天到晚没个正形!”

    李暄忙道:“此事是正事,父皇,儿臣想请贾蔷到内务府帮儿臣。”

    隆安帝闻言,眼神一下深沉了下去,不过随即又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这个荒唐儿子,他心里还是有数,不至于此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厉声斥道:“迷了心了!皇子公然结交领兵大将,你想干甚么?”

    李暄当时就懵了……

    五城兵马司指挥,也叫领兵大将?

    见他这般,尹皇后忙笑道:“如今可死了心了?”又对隆安帝笑道:“还是皇上圣明,臣妾都没想到这一处。早知如此,在凤藻宫就拦下他了。”

    隆安帝点了点头,道:“不过是提点一下这孽障,皇后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又问李暄道:“你寻贾蔷甚么事?”

    李暄便将先前在凤藻宫那套说法说了出来,隆安帝摆手道:“贾蔷不过是走了运道,不知从哪得了些方子,你还想将他的方子贪去不成?再者,他那套脾性,到了内务府,不定惹出多少事来。这个混帐东西,没一日不给朕寻些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尹皇后见隆安帝皱起眉头来,奇道:“贾蔷又惹是非了?他这也太能折腾了……”

    隆安帝捏了捏眉心,道:“今日有科道言官,弹劾他自承爵以来,不顾上一任宁国袭爵人贾珍停棺家庙,更苛待宁国公贾演嫡孙贾敬,这贾敬还是贾蔷承嗣宁国认下的祖父。至于贾珍之子,也快被虐待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事,还真有些符合贾蔷嫉恶如仇的性子。

    但是,与孝道不合,果真计较起来,贾蔷怕有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尹皇后闻言也眯了眯眼,道:“皇上何不将贾蔷宣进宫里,让他自辩?”

    隆安帝摆了摆手,道:“这种事,自辩有甚么用?朕已经打发人去贾家看了,果真如此,那少不了他的苦头吃……”

    涉及孝道,又被科道言官给弹劾了,便是他这个天子,也无法维护甚么。

    果真坐实了,少不得丢官削爵之责。

    正当尹皇后蹙起眉心来,想说些甚么,忽见一黄门自殿外入内。

    跪于殿中,先与隆安帝和尹皇后见罢礼,然后捧着一叠纸笺奉于头顶,道:“万岁爷,奴婢奉旨前往贾家传旨探查,宁侯贾蔷亲自引着臣去见了东路院的贾蓉,贾蓉房间内有专门请的两个郎中照看着,病案医嘱按日记录,奴婢也都看过了。另院内还有四名嬷嬷,四名丫鬟,一天十二时辰日夜轮班照顾,不曾断过人。贾珍遗孀尤氏、贾蓉妻秦氏,也都被善待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隆安帝和尹皇后面色都微微舒缓下来,隆安帝问道:“那贾敬和贾珍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黄门道:“昨日贾敬领了玄真观十三名道人,强闯宁府内宅,要在内宅修一座七层摘星楼,供他参悟天道。宁侯贾蔷便请了荣府荣国太夫人,并贾家两位代字辈的族老出面相劝。劝之不听,宁侯大怒,就派兵将玄真观给查抄了,一应道士都下了大狱。而后开了宗族大会,历数贾珍大罪,将他逐出宗族,族谱除名。贾敬也被三位族中族老,申斥荒唐不堪,令其闭门思过。奴婢也前去看了,衣食嚼用供给上,未曾短缺。另,宁侯让奴婢将贾族荣国太夫人、两位代字辈族老,并阖族三百余人亲兵签名的宗族露布带了回来,以作辩证。”

    隆安帝却是连看都未看,摆了摆手让戴权带着这黄门去武英殿,将这些给军机处几位大学士看。

    等两个内监走后,隆安帝对尹皇后道:“这个贾蔷,让林如海调理的愈发精明了。”

    尹皇后笑道:“是不错,不过也不算甚么。贾敬回城闹事,以贾蔷的聪明,不难想出背后有人弄鬼,说服荣国太夫人并两位族老出面,不算难事。只是……”顿了顿,尹皇后凤眸中不掩精光,道:“这幕后之人,还真是一刻也不消停!”

    隆安帝嘿的冷笑了声,却未多言。

    他手里掌着的大部分力量,都布置在李向、李吉那一伙儿景初朝兴风作浪的上一代皇子周围,密切关注,不敢有半分大意。

    其他的地方,难免就疏漏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了些眉头了……

    至于幕后之人挑唆贾敬回城的勾当,在隆安帝看来,简直小家子气的让人瞧不起!

    此等竖子,也配妄想大宝?

    简直可笑,可悲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大明宫,戴权看着紧紧跟随他后面的年轻小黄门儿,笑道:“都道宁侯年岁不高,但出手最是大方。海公公这次得了差事,往宁府宣旨,可得了甚么好东西不曾?”

    那年轻小黄门儿忙赔笑道:“总管老公面前,小的怎敢称公公?”说着,从袖兜里掏出了三张银票,奉给戴权道:“宁侯果真大方,出手就给了三百两银票,小的福分薄,担不住,孝敬给总管老公!”

    戴权瞥了眼,轻笑了声,从三张百两大龙银票里挑出了两张,声音阴柔的笑道:“小海子倒有眼力见儿,往后自有你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海公公闻言大喜,道:“全凭老公提携!”

    戴权笑了笑后,啧啧叹道:“宁侯还真是豪富啊!”

    心里盘算着,是不是去问这位新贵,借些银子……

    不过,眼下不是时候,眼下这位少年侯爷势头太盛,他也要顾忌着。

    但俗话说得好,花无百日红,哪有人能一辈子走的顺风顺水?

    就慢慢等着吧,早晚的事罢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荣国府,荣庆堂。

    高台上,贾母看着贾蔷,有些紧张道:“宫里天使走了?”

    贾蔷笑了笑,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贾母又道:“果真有[ ]人告你了?”

    贾蔷点点头,道:“要没人在背后挑唆,东府太爷如何会突然回府?”

    贾母含怒骂道:“这起子阴险小人!你可知,是甚么人动的手脚?”

    贾蔷笑了笑,道:“如今牢里正在审问玄真观的道士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目光落在贾母身旁不远处交椅上,一位仙风道骨的道士面上,问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贾母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,道:“你怎连他也不认得了?罢了,你必是与我装糊涂打擂。我也不同你打这个擂,实话实说了,这位神仙今儿便是来为玄真观那些道士求情的。你多少卖我一个老脸罢……”

    贾蔷笑了笑,一旁贾政介绍道:“蔷哥儿,这位真人便是当日咱们荣府老国公的替身,曾经太上皇御口亲呼为‘大幻仙人’,如今现掌‘道录司’印,又被当今封为‘终了真人’,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‘神仙’,和咱们贾家的关系素来亲近。”

    贾蔷点了点头,问道:“张真人,是为玄真观来求情?”

    张真人早已打量过贾蔷多回,此刻闻言,没有直言,而是惊叹道:“无量天尊!侯爷当真好福相啊!难得,实在难得!”

    贾母感兴趣,忙追问道:“此言怎么说?”

    张真人笑道:“侯爷生的眉飘偃月,目炯曙星,虽不及尧眉舜目,却也是王侯贵相!再看其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鼻如胆悬,目若朗星,口似涂朱,牙排碎玉,齿如贝列,面如古月生辉,脸似淡金镀容,眉似利剑入鬓,鼻正口方楞角分明,玉树临风,风度翩翩,英俊潇洒,仪表堂堂……诸位不要笑,非贫道恭维,这等相貌,非胸中有大忠正,真正忠于社稷黎庶之忠良,绝难生此形容。便是到了九华宫、大明宫,太上皇和当今圣上面前,贫道也敢打此包票!”

    贾蔷再度感慨,这些久在权贵中打磨圈的人,恭维起人来,当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以他素来听不进浮夸赞扬的心态,如今听起来居然觉得不刺耳……

    他思量稍许,缓缓道:“老真人且放心,兵马司衙门不是龙潭虎穴,是讲道理之处。大部分玄真观道士,今天就能放归。小部分确实藏了奸,或是违背律法的,罪轻者轻罚,罚完即可归。只是果真有罪重者,却放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真人迟疑了下,却还是打了个道礼,道:“如此,贫道就代玄真观祖师,谢过宁侯了。不过贫道有一言,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…”

    贾蔷道:“当然可讲。”

    张真人道:“贫道也是受人请托,旁人知道贫道与府上关系,才再三央求,故而不得不来。但除了贫道外,据说还有人求到了龙虎山天师府。龙虎山封山三十载,去岁才再度开了山门。今岁大天师奉诏入京,进了九华宫。连贫道也没想到,玄真观还有这等根脚。贫道和贾家关系不比旁家,又素得太夫人并诸位老爷的礼遇,得了这个信儿后,还是想着上门相告,侯爷心中当有数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真人不顾贾母等人挽留,告辞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