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日月风华_ 第三四八章 长街喋血-

时间:2021-01-20 18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沙漠小说日月风华 第三四八章 长街喋血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孟子墨没能抓住樊子期,却被刀客缠住。

    他斩杀一名刀客,身边留有四名夜鸦,只有一人尚有力战之力,其他三人虽然竭力挥刀,但却绵软无力,一人一刀砍空,甚至脚下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边上立时有刀客冲上前对着倒地的夜鸦一刀斩落,孟子墨低喝一声,探刀挡住那一刀,不料身后一名刀客已经杀到,挥刀对着孟子墨后脑斩下来,孟子墨心知不妙,感觉身后劲风呼呼,立时向右边闪躲,随即便感到肩头一阵剧疼,也顾不得许多,右手握刀,回头便是一招横刀,划破了从背后偷袭的刀客腹部。

    苏长雨连续出刀,却始终伤不得莫苍行。

    莫苍行似乎并不在意将军已经冲出大厅,反倒是像有意戏弄苏长雨,自始至终,竟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,如同一根柱子,而且左首背负身后,只是右手拿着厚剑,苏长雨每一次出刀,无论多狠厉,他都能后发先至,轻而易举地挡住苏长雨大刀。

    这时候才感觉左肩鲜血喷溅,而自己的一条左臂,竟然已经被刀客齐肩斩断。

    肩头剧痛钻心,众刀客见孟子墨左臂被斩,立时如狼似虎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莫苍行本以为这一下定能让苏长雨肩骨断裂,却不想重剑戳上去,就像是戳在铁壁之上,眼中显出一丝惊诧,嘴角终于泛起一丝笑意: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孟子墨受伤,身边夜鸦立时拼力保护,不想又一名夜鸦手中的大刀被挑飞,两名刀客拥上,并没有杀死夜鸦,却是将他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孟子墨!”

    余光瞧见孟子墨手臂被斩,苏长雨大吃一惊,便是这一分神,莫苍行终于出手,速度快极,重剑戳在了苏长雨肩头。

    虽然骑兵们大都是樊骑,但却都对将军存有敬畏之心,里面一些精明之辈已经猜到情况,却不敢上前拦阻。

    宇文承朝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顾不得还在府里厮杀的众人,在前开路,骑兵们闪开了一条道路,将军一行人从道路中间顺利穿过,宇文承朝想到什么,向将军道:“将军,上马!”

    院内这时候早已经是混战一团。

    耿绍带着乎其冲进院内,比起侯府刀客,人数上立时占了上风,这些虎骑都是久经训练的精兵,悍勇异常,片刻间便将刀客们都压制,宇文承朝护着将军一行人出了侯府大门,门外的长街上,黑压压的都是从城外来的骑兵,看到将军,都是一怔,将军虎目扫过,宇文承朝身上沾满了鲜血,握刀在前,厉声喝道:“闪开道路!”

    但心里却又感觉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樊子期和李驼既然设下了埋伏,就不可能只有侯府里的那些刀客,而且如此顺利就让将军离开了侯府。

    边上多的是战马,将军也不废话,翻身上了一匹马,跟在后面的姚慕白等人也都纷纷上马,宇文承朝也上了一匹马,一抖马缰绳,催马便行。

    一行人顺着长街疾行,眼见快要到得街头,姚慕白心下微松口气,想着只要能够出了城,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荒西死翼!”

    宇文承朝脸色沉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,快到街头之时,依稀看到前面出现了一道人墙,骑马在最前面的宇文承朝放缓马速,却已经看清楚,街头竟然是黑压压一群骑兵

    ,清一色身着黑色的甲胄,背负长弓,腰挎马刀,披着黑色的披风,而且脸上都是戴着狰狞的面具。

    宇文承朝与荒西死翼交过手,知道这支骑兵的强悍。

    宇文家的虎骑兵虽然也是骁勇善战,但是比起这支幽灵般的恐怖黑甲骑兵,却是大大逊色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果然没有错,荒西死翼确实是樊子期暗中豢养的骑兵,而这才是李驼和樊子期手中真正的杀招。

    樊子期显然没有真正地想在侯府杀死将军,知道将军冲出侯府后,必然会从此处经过,是以在这里埋伏荒西死翼。

    跟随将军一起到得此处的除了几名夜鸦和一些官员,便只有不到二十骑虎骑兵,大鹏倒是跟随护卫过来,胖鱼等人却还在侯府那边苦战。

    前后的死翼骑兵,一层又一层,少说也有上百骑之多。

    忽听得身后又传来马蹄声,众人回头看时,只见从两边的巷子里,一骑接一骑地出现更多的死翼骑兵,死翼骑兵训练有素,从两边巷子出来到了街道上,迅速列阵,却已经将后路也已经堵死。

    裴侍卿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“宇文承朝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死翼骑兵中,一骑抬刀指向宇文承朝:“明年此时,便是你的祭日。”

    宇文承朝听那声音,立时认出对方身份,仰天笑道:“手下败将,今夜我定要将你斩于马下。”

    宇文承朝从身上撕下一块衣襟,擦拭刀上的血迹,目光冷峻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将军抬头看了看夜空,寒夜之中,苍穹星月皆无,天地之间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宇文承朝当时与荒西死翼达成协议,荒西死翼撤走后,宇文承朝最后也是将大家老释放。

    今日此人再次出现,出口嚣张,宇文承朝自是不屑。

    那死翼骑兵戴着青铜面具,身材魁梧,宇文承朝听声辨人,认出正是曾经成为阶下之囚的大家老。

    那次出关,遭遇荒西死翼的袭击,秦逍和宇文承朝联手擒住了大家老,这才逼迫荒西死翼撤走。

    将军已经横抬手臂,苍老的脸上有的只是平静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大家老也不废话,抬起手臂,战刀过顶,荒西死翼都是握紧手中马刀,见得大家老战刀挥下,骑兵们一抖马缰绳,一开始还是缓行,但很快便向前冲过来。

    后面的死翼骑兵也几乎是在同时冲过来。

    将军虽然年事已高,但出刀依然犀利,面对如潮般冲过来的死翼骑兵,或许是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战,将军出刀没有任何的迟疑。

    他也许并没有想到自己最后一战不是与进犯大唐的外族厮杀,而是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。

    将军一声低喝,已经催马向前,宇文承朝和大鹏紧随左右,前后两股死翼骑兵宛若洪流一般,瞬间就已经将将军一行人吞没。

    死翼骑兵出手狠厉,并不在意对方是否有兵器在手,跟在将军后面的官员立时就成了被宰羔羊,马刀无情地砍下,鲜血喷洒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他重归西陵,抱着希望,甚至一度以为在朝廷的支持下,西陵上下齐心,利用几年的时间在西陵构筑坚固的防御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虽然逼迫兀陀人撤兵,但那一战与其说是战胜了兀陀人,倒不如说是自己的运气很好,侥幸地擒获了兀陀汗王。

    这让素来沉稳能够很

    好地控制自己情绪的将军赶到了愤怒,甚至有一丝懊恼。

    为此他几乎见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西陵的战略上,而忽视了人心险恶。

    除夕寿宴,让他一切的计划付诸东流,这也是他此生遭受到的最严重的的打击。

    他知道那样的情形绝无可能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与兀陀人真正地在战场上对决,利用坚固的防御击退兀陀人,卫戍西陵这一方江山。

    姚慕白骑在马背上,看着四周已经完全陷入混战之中,他握着马缰绳的手有些颤抖,抬头看了看夜空,尽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可是刀光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道,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地全身抖动,也便在此时,一名死翼骑兵从他身边掠过,挥刀照着姚慕白的脖子砍下来,人头飞起,首身分离的脖子上一道血水喷溅而出。

    当他无首尸身从马背上滚落到地上时,又有一匹马从他的尸身上踩踏而过。

    虎骑兵们在死翼骑兵强大的冲击下,瞬间就已经死伤过半。

    荒西死翼是足以与京都龙鳞士相媲美的精锐,而且死翼骑兵的数量远远超过虎骑兵,虎骑兵虽然奋力拼杀,但却无法扭转局面,一个接一个地倒在死翼骑兵的马刀之下。

    看见曾经效忠于宇文家的虎骑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,宇文承朝忽然对自己产生了怀疑,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?

    如果自己没有将这些骑兵带到城中,也许他们会有另一个结果,而不是在荒西死翼的马刀下徒然抵抗,最终死在对方的马刀下。

    宇文承朝觉得自己的刀已经钝了。

    死翼骑兵不但有最好的战马,而且拥有最锋利的战刀,他们的马刀是以精铁所制,锋锐无比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能够保护将军杀出城去,宇文承朝会觉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,包括自己的这条性命。

    但希望已经破灭。

    他内心有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知道这场阴谋完全在李驼那伙人的掌握之中,自己根本无力扭转局面,为了那极其微小的一点希望,却搭上了太多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将军出不了城,这座城将是坟墓,虎骑兵、胖鱼、宁志峰......,当然还有自己和将军。

    他喉咙里发出绝望的吼叫。

    刀已经钝了,但他却还是拼尽全力挥刀,再挥刀!

    人叫马嘶声中,忽然响起了雷鸣般的马嘶声,那声音与普通的战马嘶声大不相同,在那马嘶声中,伴随着接连不断的惨叫之声,这让宇文承朝忍不住抬头循声望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到远处密密麻麻的死翼骑兵骚动凌乱起来,这并非是死翼骑兵出现慌乱,而是他们座下的战马惶恐不安,不受控制地向两边闪躲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